当前位置首页 / 腾博会官网手机版 / 腾博会官网手机版

腾博会官网手机版

能源公司“跨界竞争”开始成为新常态

时间:2019-04-04    来源:能源杂志    点击次数:0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本页
       在能源转型加速推进背景下,“跨界竞争”开始成为新常态。石油公司和传统公用事业公司的业务正在出现越来越多的交叉和重叠,正面竞争似乎难以避免。
       最近几年来,笔者屡屡听到业界出现一种声音,即很多投资者开始把油气公司当成公用事业公司来看待。
       按理来说,较之很多公用事业(电力、燃气、供水等)具有天然的自然垄断属性,石油和天然气的市场化和商业化程度总体上更高一些。而且,这两类公司过去很多年来业务界面总体是清晰的,基本上各自“井水不犯河水”(除了产业链上下游可能存在一些产品供应关系,比如石油公司的天然气可能成为公用事业公司的发电原料),因此从理论上来说很难将这两大类公司放在一起比较。
       如果非要说石油公司和公用事业类公司的相似之处,我认为首先就是这两类公司都处在大能源服务类的范畴(供水、供电、供油、供气、供热乃至将来的供氢同属“大能源”供应)。
       其次可能就是石油公司股利回报相对比较稳定,可以与长期以来公用事业公司的股息表现相媲美。由于很多公用事业公司从事的业务受到政府管制,一直以来拥有相对固定的投资回报率(多数国家在6%-10%左右),股利回报也相对稳定。而跨国石油公司也一直高度重视股东回报。
       从近年来的表现看,超级石油巨头的股利回报甚至要优于一些知名的公用事业公司。例如意昂集团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2016年每股股利同比2012年降幅高达80%,莱茵集团2015年和2016年只是象征性地发放了500万欧元,较2013年和2014年的6.15亿欧元降幅接近100%,其股息表现较之石油巨头已经大为逊色。
       但是在能源转型加速推进背景下,“跨界竞争”似乎开始成为新常态。尤其是“再电气化”越来越被看作未来能源转型的核心,向电力转型也成为很多石油公司的共识,而这一领域在很长时间以来一直被视为是传统电力公用事业巨头的“地盘”。
       在向电力转型的大趋势下,石油公司和传统公用事业公司的业务正在出现越来越多的交叉和重叠,正面竞争似乎难以避免。

      石油公司和公用事业公司多领域“短兵相接”?

       参与上游的电力生产和销售。从历史上看,包括道达尔和埃尼等石油巨头本身就有一定规模的传统电力装机。两家公司年报显示,道达尔在阿布扎比拥有1.6吉瓦燃气发电厂,埃尼公司的电力装机容量达到4.7吉瓦。道达尔2017年在欧洲地区的售电规模已经达到702亿千瓦时,埃尼公司2017年总发电量达到242.7亿千瓦时,在意大利及其他地区售电量达到353亿千瓦时。近年来BP、壳牌、Equinor、道达尔等公司逐步加大风电、光伏发电等领域的投资。
       传统公用事业公司近年来也积极进军风能、光伏等可再生电力业务,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电力结构中超过30%来自新能源电力(非水电),法国燃气苏伊士集团提出2022年前将拥有5吉瓦的风电和光伏装机。根据笔者初步统计,跨国石油巨头的新能源电力装机与一些老牌电力公用事业公司相比还存在数量级的差距,但不排除一些具有雄心的石油公司未来进一步加大投资的可能。
       拓展储能业务。国际大石油公司近年来通过收购、风险投资、与高校合作等方式,积极研发锂电池、固态电池、燃料电池以及高压充电技术等。道达尔收购了电池制造公司saft;BP与特斯拉公司合作在美国建设风力发电厂能量存储系统,并对一些移动出行技术公司进行风险投资,推动“超极速充电”技术的发展;壳牌风险投资公司2018年5月向德国储能方案提供商sonnen公司注资6000万欧元,近期完成对该公司100%的收购。
       近年来多家公用事业公司对储能业务也非常关注,先后进行了一系列投资。根据GTMResearch的统计,2010-2016年间北美和欧洲公用事业集团在储能领域的投资,分别占其分布式能源投资的14%和13%。例如,莱茵集团旗下公司英诺吉2016年8月斥资数千万欧元,购并德国太阳能暨能源储存商Belectric,EnelGreenPower公司收购美国电力需求响应服务商EnerNOC公司,法国EDF公司宣布将在2035年前投资100亿美元用于储能系统。总体感觉这两类公司在储能领域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上。
       参与电力终端能源服务。跨国石油巨头近年来加快在移动出行等终端领域的布局,壳牌希望到2025年全球加油站20%的销售来自充电电动汽车和低碳燃料。壳牌收购了充电网络运营公司NewMotion,这家公司在欧洲25个国家内运营着超过3万个充电桩。公司还和Ionity达成合作协议,2019年之前打算在欧洲的高速路上建立80个充电站点。BP公司2018年宣布收购Chargemaster,这家公司是英国最大的充电桩供应商和运营商,拥有6500个公共的和3万个住户充电桩。同时BP还投资500万美元给电动车移动充电系统供应商FreeWire,投资2000万美元给电池技术公司StoreDot。
       而传统公用事业公司对未来交通出行服务也是“野心勃勃”,一些公司制定了大规模建设充电设施的目标,例如德国意昂集团计划2020年前后在欧洲建成1万个充电桩,ENEL(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计划到2020年新建7000个充电站,2022年建成14000个充电站。随着交通电气化的逐步普及,预计在交通出行领域这两类公司的竞争会更加激烈。
      跨国石油巨头开始并购公用事业公司。典型案例就是壳牌并购英国的第一公用事业公司(FirstUtility)。尽管FirstUtility只是英国的一个小型公用事业公司,只为82.5万个家庭提供服务。但从英国终端市场情况看,这些小型公用事业公司已经从10年前仅占英国市场不到1%的份额,快速增长至目前20%的份额(其中FirstUtility占有3%的份额)。预计壳牌的并购将成为搅动英国零售能源市场的“鲶鱼”,对原有市场供应格局带来冲击。
       在能源转型的大趋势下,可以看到石油公司和传统电力、燃气等公用事业公司的产业边界日趋模糊,两类公司将来很可能打破旧有模式,在可再生电力生产、储能、移动出行以及终端能源服务等领域产生更多的交叉和融合,并在一些领域展开较量和竞争。当然,在竞争中合作也可能是一种趋势。
       两类公司之间可以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在一些新的业务领域形成合作和联盟的关系。例如在多格尔沙洲这个全球最大的海上风电项目建设中,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就是与莱茵集团、南苏格兰电力公司、挪威国家电力公司等三家公用事业公司组成了联合体,各自占25%的股份。还有一些燃气及电力公用事业公司联手石油公司推进上游LNG资源的获取。

      向“综合能源服务商”转型成为共同趋势?

       从这两类公司面临的挑战看,目前可再生能源对传统化石能源的替代,主要发生在电力领域,因此低碳能源转型对电力公用事业公司的冲击要比石油公司大得多(尤其在欧洲地区),这也导致这些公用事业公司向提供综合用能解决方案的“综合能源服务商”转型的决心更加坚定,探索也更加深入。
       可以看到,随着传统的生产、销售电力业务利润率下滑,很多公用事业公司开始从单一的电力提供商向综合能源服务供应商转变。
       例如,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于2016年开启了新一轮战略转型,以数字化战略和客户聚焦战略作为引领未来发展的两大引擎,确立了包括提升运营效率、产业发展、组织精简和积极灵活的资产管理、开放式创新生态、人力资源和社会责任等五大战略支柱,致力于成为以可再生能源、配售电和综合能源服务为主要发展方向的能源公司。
       面对近年来德国新能源业务的快速发展,该国电力公用事业公司被迫加快推动业务转型。经过2018年3月意昂集团和莱茵集团的资产重组后(按照协议内容,意昂集团将获得莱茵集团持有76.8%股权的英诺吉电网资产,莱茵集团将获得意昂集团收购英诺吉之后的16.67%股权),意昂集团将专注于电网业务及为下游客户提供能源解决方案,拥有德国60%的配电网份额,更加专注于配电网络、智能电网、电动汽车充电、能源供应、能效服务和智慧家庭解决方案。
       莱茵集团近年来也在积极协助家庭或社区设立自有分散式发电设备以及能源储存整合系统,不少社区能源自给率可达8~9成,不足之处才由莱茵集团电网供电,但不以电量计算费用(否则营收将只剩下1~2成),而是以综合服务费用计算。
       法国燃气苏伊士集团同样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领先的能源服务及供应方案的提供商,其提供的综合能源服务业务涵盖供气、供热、供电等产品服务、能源工程设计、安装以及大数据支持服务等多方面内容。例如,该公司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签订了50年的合同,投资8.11亿欧元建立一套涵盖绿色能源生产、存储及电动汽车等一体化的综合能源生产系统,预计将为该区域10万用户提供用能服务,使建筑物能源效率提高30%,能源成本降低20%以上。
       从北美和欧洲公共事业集团并购投资的方向看,近年来他们对提供能源管理方案的公司、分布式能源系统集成公司等的投资力度逐步加大。根据GTMResearch的统计数据,2010-2016年,欧洲和北美的公共事业集团在分布式能源领域共投资了130家企业,投资总额超过29亿美元,直接为消费者提供能源管理方案的公司获得了最多的集团投资(分别达到27%和38%)。这些并购无疑将进一步助推传统公用事业公司加速向一体化综合能源服务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
尽管近年来也有一些国际石油公司提出向“大能源”战略转型,但从目前看很多石油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仍然来自传统油气业务,对“综合能源服务商”概念的理解更多停留在提供多元化的综合能源产品上,离建立一套成熟的商业模式有不小的差距。
       一些石油公司借助于数字化技术,在提供加油、加气、充电、商品零售、汽车金融等终端服务上进行了积极探索,但上述探索似乎更多集中在出行领域,在为客户(企业、社区等)提供全方位综合能源解决方案方面,目前还没看到特别成熟的样本。
       或许随着未来能源转型的逐步深入,随着石油公司在新能源业务全产业链投资的逐步增多,石油公司阵营中也将出现“综合能源服务商”的身影,但这还需要更长时间的观察。